(赤上)脱离险境

Attention:这是个AU的AU,嘿嘿。

表白相方。

与现实无关的他们,或许在其他世界的某个地方相遇相恋,没有离开。

BGM以及全文线索:OUT OF THE WOOD。



脱离险境


1*

上田龙也喝醉了,他靠在门前肮脏的墙上低声咒骂着钥匙在哪儿。他恼火极了,急得眼眶红红的,他突然想到这个时间段赤西仁大概是回来了。他决定用上他拳击手的力气往门上锤。


还没使上力门就开了,他摔了个踉跄。


什么都没有。沙发没有了,向赤西仁死缠烂打买来的液晶电视没有了,只剩下几个大小不一的箱子和破破爛爛的冰箱。

上田龙也的酒醒了,他现在很清醒,或许吧。我很清醒,他想,我他娘的清醒到忘了我和那个赤西仁已经分手了。

他希望冰箱里还有几罐啤酒,果不其然,最后两瓶已经发热的啤酒就躺在哪儿,他也没管过没过期,一股脑灌了下去。



赤西仁和上田龙也两个大男人窝在不大不小的沙发上,不知在说什么,好像很幸福的样子——曾经的他们很幸福。

他们说,我们会不会永远在一起呢,会不会呢,会不会呢?

这是他脑袋里最后的画面。



2*

我们来跳舞吧,赤西仁突然说。

好啊,上田龙也扒完最后一口饭含糊的说。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这个蠢要求,总之他答应了。“我们的房子不大,怎么跳?”

“一个人洗碗,另一个把所有家具挪开?”

“你觉得哪个比较轻松?”

“洗碗。”

“那好,我洗碗。”


十二月到来了。赤西仁把他洗碗时冻得通红手往暖气前送,一旁的上田龙也热出一身汗。

“戴上我送你的项链吧,”赤西仁翻开他们家最后一个抽屉,找到了它,“这样的你看起来更好看。”

上田不情不愿的拿过项链上下左右的打量,“搞得好像我是女人一样。”他还是戴上了。

那是条水晶项链,大概是女款,赤西仁用他第一张个人专辑的钱买给他的。

“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漂亮得像个女人。”

“闭嘴。”


他们跳起舞步,像是高中毕业晚会上的青涩少年。

他们开始接吻,像是刚刚确认关系的年轻情侣。

他们说说笑笑,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。


十二月过去了。



3*

上田龙也很平静,自分手以来他一直很平静。

被巨大声响震醒的他不太平静,视线还没有完全清晰,他决定翻个身再合上眼小憩一会儿。昨晚的酗酒让他头疼不已,醉昏在满是尘土的木板上让他浑身酸疼。他现在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很累。


赤西仁和上田龙也分手恰好一年整整。


上田龙也才意识到他现在在某个人的车上,或许是龟梨,还是中丸,抱着歉意的他想起来看一眼,看看到底是哪个好心人。

他先是看见了红色,他闻到了锈铁的味道,然后他看见一个手上和脸上都是血的人。


红色是赤西仁的代表色,他下意识想到。

红色也代表血,他恍恍惚惚的串联着关系词。

代表色是红色的赤西仁,现在身上满满的是红色的血。


上田龙也不平静了。



4*

赤西仁很怕疼。

上田龙也知道,他十四年没有上过赤西仁,因为这个理由。


那个怕疼的家伙拒绝了麻醉剂,现在在急诊室缝针。上田龙也在急诊室外,龟梨和也和中丸雄一也来了,田口淳之介在楼下买他们的午餐,田中圣在帮赤西仁取药。


赤西仁刹车失误,为了带上田龙也去医院,结果自己进了医院。

换在平时,听到这件事的上田绝对哈哈大笑。


现在的他听见赤西仁忍耐疼痛的倒吸声,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。

龟梨將他轻轻抱在怀里,有节奏但缓慢的安抚着他的情绪,上田龙也哭着哭着又睡了过去。



6*

太阳出来了。

投射在病床上,投射在赤西仁身上。

上田龙也定定地看着他。

三月到来了。


赤西仁在装睡,在病房里的五个人有四个人知道。上田不知道,他傻乎乎的。

他还是傻乎乎的爱着赤西仁。

赤西仁亦是。


两个笨蛋。这是笨蛋田口对他们的评价。



7*

上田龙也该走了,他下午有场比赛,不得不去。

他最后看了一眼病床上(他认为)睡死的赤西仁,向他的同伴们交代了几句话,大略是他晚上还会过来云云。


上田龙也要走了。但他舍不得走。


他站在玄关处,背对着病房打算打电话给俱乐部取消今天的比赛。


“龙也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。”

那是赤西仁的声音,上田龙也没有听错。


他笑了,笑得像是与赤西仁刚处对象。


今天的胜者是上田龙也,他击败了所有前来踢馆的拳击手。




8*

上田龙也知道,他和赤西仁已经脱离险境。



end❤



下次,写淳上吧。


评论(3)
热度(8)
© 我很可愛✨|Powered by LOFTER